13759881711
AAAAA旅行社· 全国百强· 国家指定出境组团社
所有产品分类

欧·美·澳·非

法国俄罗斯埃及美国

香港·澳门·台湾

迪士尼乐园日月潭台北

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天堑变通途 这些回忆都成了绝版

作者: 旅游资讯网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       发布于2017-02-10 11:11

2016年初,318国道川藏公路102滑坡群及通麦至105道班段顺利通车,人们为之欢呼雀跃,因为那个曾视为“通麦天险”的路段,被崭新的路面和桥隧取代,从此变为金秋10月我再次路过此地时,帕隆藏布和周围的景色从车窗边一晃而过,与三年前在此地走走停停,踟躇不前的情形构成鲜明对比。让人玩味的是,通车前所拍摄的一些照片,就这样成为了绝版。 

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天堑变通途 这些回忆都成了绝版

通麦周边示意图

通麦,只是在西藏林芝市波密县的一个小集镇,它恰好处于帕隆藏布和易贡藏布的交汇处,两条湍急的河流,几乎呈一条直线迎面相遇,汇合后迅疾南下,汇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。川藏公路至开通后,通麦路段几乎就没有平静过,它也因其凶险而名声在外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色季拉山观鲁朗林海

从西藏林芝出发,过鲁朗,翻过色季拉山。从东久开始,过拉月、排龙,直到通麦,约30公里路程。路的左侧是夹杂大小石块的山坡,土质疏松,右侧是鲁朗河(在拉月,称拉月曲)和帕隆藏布,路窄、弯多、坡度陡,半为土路,有些悬崖处不能通行,只好在悬崖边架设贝雷钢桥。7、8、9月间,如雨夜冒险行车,更是凶险万分。因此,大家称这段路叫“通麦天险”,惊悚一点的,称“通麦坟场”,该路段由102道班负责,也叫“102死亡谷”,称呼不一而足。但逢夏季雨天,几乎年年都有车辆翻入湍急的江中,事故频发,多得让人神经麻木。不过,历史上几次重大的灾祸,还是被记录下来,它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天险的威力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通麦天险

1967年8月29日,13时23分,东久拉月附近,突发大崩塌。鲁朗河支流东久河,右岸山体突然崩倒,撞击公路对面山体,对面山体又反弹崩塌,山崩之下,飞鹰难逃! 恰好驾车通过这里的10名解放军战士当场牺牲,这就是川藏线10英雄,至今还有一座大写意的雕像,树立在当地,以凭吊奋而忘死的人们。自此,拉月地区山河面貌为之骤变,东久河改道,从现场估计,这次塌方量达2500万立方米。事后于1973年、1977年、1978年、1980年又先后发生过崩塌,并伴有河谷泥石流活动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通麦天险

1983年7月29日夜,帕隆藏布的支流培龙沟,上游冰川融水和暴雨暴发泥石流,挟裹着硕大的冰块、砾石下泄,径直涌入帕隆藏布,形成巨大的泥石流堆积扇。这次泥石流堆积方量100万立方米。泥石流下游川藏公路上长50米、高10米的钢筋混凝土大桥被冲跨,桥边公路边2台推土机、1台拖拉机、320平方米道班房被冲毁淹没,川藏公路1000米长的路段被毁,泥石流还冲毁帕隆藏布上高悬的钢架索桥,堵塞河道,回水八九公里,形成湖泊。距离通麦不远,原高出江面10多米的长青温泉被淹,回流直达通麦大桥附近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通麦天险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通麦天险

1985年6月18日,暴雨,培龙沟再次发生泥石流。直径约5米的冰块裹夹泥沙、石块俱下,流速达每秒1-2米,17人死亡,损坏5户居家,吞没汽车79辆,造成经济损失约500万元。该次泥石流最终汇入帕隆藏布,形成长1-2公里、宽400-500米的泥石流堆积扇,厚度30-40米,帕隆藏布又一次被堵,水位上升,沿江修建的川藏公路被淹没后,不得不提高路基100余米在陡坡上重建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通麦大桥

那些只是发生在通麦西南方向的灾害,距通麦不远,西北方的易贡,东南方的古乡,都发生过类似灾害。 

通麦天险|西藏最危险的路段已经天堑变通途

易贡藏布上的通麦大桥

2000年6月10日,易贡湖发生大规模泥石流,阻断了湖的出水口,武警交通部队紧急转移受灾群众,同时开挖泄洪河道。就在泄洪河道即将挖通之时,泥石流冲击大坝,形成溃堤,汹涌的洪水倾泻而下,冲毁通麦大桥和318国道部分路段,交通为此阻断长达3个月之久。 

1953年9月29日夜,波密境内古乡沟突然暴发泥石流,古乡峡谷内烟雾弥漫,浪花飞溅,龙头高逾几十米,像一条黑色的泥龙,挟带着大量石块、泥沙、冰块,裹卷着沿沟扫荡下来的树木,以排山倒海之势,奔涌而下,24公里外都可以听到泥石流的轰鸣声。直径一二十米的巨石夹杂在前推后拥的泥石流中,犹如航船一般漂浮,经过一段基岩峡谷(流通区),磨蚀刨光基岩,冲出山口,山麓的农田、村庄、森林、寺庙毁于一旦,大量人畜伤亡。堆积物堵断帕隆藏布,前冲到江对岸70米的阶地上,上游水位猛涨50米,壅塞成湖,现有的古乡湖就是那次泥石流的杰作,其实,那只是一段宽阔的江面而已。泥石流的散流堆积,淤埋川藏公路,形成一个约24平方公里的泥石流扇面石海,迫使帕隆藏布改道向南迁移。古乡沟发育于念青唐古拉地方山脉以东延余脉的向阳山坡,流域26平方公里,长64公里,相对高差3500米,三面环山,中间有大量松散固体堆积物。1953年该地区气候异常,一方面降水丰富集中,另一方面持续高温,形成大量冰雪融水,为泥石流形成提供了充足的水源。